首页 > 观察者网:菅政权,名义上的选举实质上的禅让

  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在2020年9月14日通过国会议员及47个地方支部的代表投票,选举出新的总裁菅义伟。

  16日临时国会召开,在安倍晋三首相宣布辞职后,议会选举出新的首相,菅毫无悬念地接替安倍成为第99代新首相。

  不论是党的总裁选举,还是议会选举新首相,菅内阁是选举出来的政权,但日本媒体依旧认为,这个内阁只是权力私有化的结果(《朝日新闻》9月16日专栏),换句话说,实际上是安倍将权力禅让给了菅。

  这样菅内阁的布局、今后实施的内外政策只能延续安倍路线,继承下安倍政权的全部负资产,菅本人也反复强调过自己将继承安倍既有路线。

国会于9月16日正式提名菅义伟出任新首相(视频截图)

  党内高层人选论功行赏,内阁新任大臣令人瞩目

  超级稳定是菅义伟在党务及内阁人选上追求的最大目标。

  在党务方面,自民党以“三役”(三巨头)辅佐总裁。三役分别是负责党内人事及选举的干事长、党的最高意志决定机关负责人总务会长、负责政务调查及立项工作的政务调查会长。

  在自民党内,本次总裁选举共有5个派阀支持菅。菅当选后当然需要论功行赏,在三役之外,重视选举对策委员长及国会对策委员长的作用。

  在党务上,菅的布局为:干事长二阶俊博(81岁,二阶派)、总务会长佐藤勉(68岁,麻生派)、政调会长下村博文(66岁,细田派=实际上的安倍派)、选举对策委员长山口泰明(71岁,竹下派)、国会对策委员长森山裕(75岁,石原派)。“五役”的平均年龄72.2岁,与日本老龄化状况非常吻合,特别适合辅佐今年71岁的菅总裁。

  在内阁人选上,首相之外的20名阁员中,吐故纳新5人,分别是防卫大臣岸信夫(由安倍家族过继给岸信介的儿子岸信和,改姓岸。安倍晋三的胞弟)、复兴大臣、一亿总活跃大臣、农林水产大臣、万博(世博)大臣。

  其中让安倍的胞弟出任防卫大臣,是对安倍投桃报李。此外,安倍在8月28日表示将辞去首相后,突然于9月11日发表了谈话——“关于安全保障政策的新方针”。安倍在谈话中强调了保有直接攻击敌方导弹基地的必要性,要在战争尚未爆发的时候,首先攻击敌方导弹基地,先发制人,先发动战争。日本是否能这样做,安倍把这个问题交给了菅;现在菅又将问题推给了安倍的胞弟岸。

  各种铺垫,日本做得天衣无缝。在知道安倍将于9月16日正式辞退首相一职的情况下,安倍内阁防卫大臣河野太郎特意在9月9日和美国智囊“战略国际研究所”(CSIS)的在线讨论会上,宣布“中国对日本来说是安全保障上的威胁”。以往日本在外交及安保方面认为只有一个国家威胁日本的安全,那就是朝鲜。如今河野大臣将中国的定位划为“威胁”,摆出了和中国“势不两立”的态势。

  在新内阁中,河野调任行政改革大臣,从内阁的排位上看,似乎不如河野做过的外务大臣、防卫大臣重要,但菅内阁最有亮点的工作便是设立数字厅,进行行政体制改革。今后菅将首相的位子禅让给河野太郎的意思非常清晰。表面上河野与外交、防卫没有了交接的地方,但作为防卫大臣将日本视为“威胁”(敌对)的国家,从朝鲜扩大到了中国,今后在新内阁里牵制中国的任务将主要由岸及河野两人完成。

  至于其他方面的阁员,由于全面继承了安倍内阁的衣钵,无更多需要点评的内容。

  副首相形同虚设,议会制走向荒废

  绝大部分日本(以及中国)的舆论没有触及这样一个问题。

  2012年12月,安倍晋三创立新内阁的时候,自民党考虑过2007年安倍因为溃疡性结肠炎辞去首相职位一事。安倍患的病不能根除,再度复发的可能性很大。换句话说,安倍有可能因溃疡性结肠炎再度辞去首相工作(实际上,8月28日安倍也确实说自己是因为旧病复发,不得不辞去首相工作)。为此在内阁中特意设置了“副首相”一职,以便在安倍突然辞职的时候,不是由官房长官暂时接替首相,而是直接让副首相执掌权力。

  但是,实际上首相职位的交接采用了“禅让”的方式:安倍不说让副首相(麻生)接替自己的工作,只是要求自民党举行总裁选举;二阶俊博干事长第一个表示支持菅义伟当选,造成某种态势,让党内五大派阀共同支持菅,岸田派及石破派陷于孤立状态。党内很开就发生“菅雪崩”(全党除岸田派及石破派之外,一致将选票投给菅)现象。

  自民党内不是没有人质疑这次的党内选举。安倍到9月16日为止,没有像第一次安倍内阁末期那样卧床不起,该见人见人,该发表方针发表方针,该参加党内选举的投票就参加,一点病态也没有。16日中午,安倍健步如飞地走出首相官邸,到国会大厦去宣布了自己的辞职。安倍首相确实旧病复发,但没有到自民党的选举只能在国会议员加各地方支部的代表这种小范围内进行的“紧急状态”,更没有“出现政治空白”的可能性。

  在安倍身体完全能够履行政务的时候,尤其是安倍已经创造了在日本当首相任期最长、连续任首相时间最长的新纪录,是时候将职位禅让给他人了。此时便有了连续工作147天,突然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辞职的新状况,安倍将权力禅让给了菅。

视频截图

  “议会政治的荒废”,《朝日新闻》在9月16日头版上这样评价安倍的禅让。

  人们看到,安倍任内开始容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对外参战及宣战的权力);国家在检察官的退休年龄上有明确的规定,但安倍内阁因为有自己中意的人便要随意延长检察官退休年龄;本该由宪法决定或者通过修改法律来改正的事,内阁通过一个决议就能作出相关决定。日本国民、国会议员(日本称“代议士”)与相关决定的作出并无关联。

  进入后期的安倍政权变得愈发轻视国会,对在野党态度傲慢,安倍本人数月不召开记者会,对美对俄外交并无具体成绩,但通过操控舆论让人感觉安倍外交非常勤奋、努力。

  看似自民党总裁由党的国会议员及各地方代表选举出来,首相也是由临时国会两院议员最终推选,但表面文章并不能掩饰权力从安倍禅让给菅的全过程。这样的禅让、继承,用《朝日新闻》社评组组长根本清树的话来说,“是一种损坏了法律秩序的政治。”

  菅义伟最该做的工作,恐怕该是控制疫情,尽早解散议会,问政于民,实施新一轮的选举。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

点击进入专题: 菅义伟正式出任日本新首相